企业打假、总经理涉嫌醉驾 南都电源年内频遇黑天鹅事件

  • 日期:08-29
  • 点击:(675)


南都电源年内频遇黑天鹅事件

  

  A股上市公司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都电源”,.SZ)最近风波不断。

  日前,南都电源在官方平台发布澄清公告称,最近,公司关注到一些其他电池品牌销售人员,打着南都电池的旗号,冒充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大肆兜售非南都品牌电池,严重扰乱了南都铅酸电池销售市场和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合法权益。公司严正声明,南都电源是“南都电池”的唯一授权销售公司,与其他任何个人和企业都没有合作关系。

  而就在此前不久,南都电源发布《关于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因酒驾面临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于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朱保义的正式通知,获悉其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

  据此,《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时间致电南都电源方面,其相关负责人在详细回复事件经过后表示:“目前,朱保义先生在公司正常履职,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

  记者注意到,在总经理涉嫌醉驾引发关注之前,4月份南都电源曾发布公告称,其副董事长王岳能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两起高管“意外事件”发生时间相隔不到半年让南都电源迅速引起市场关注。

   公告迟缓

  南都电源在对本报记者的回复中称:“公司从朱保义先生处获悉,其酒驾行为发生于杭州西溪湿地公园内部,未造成交通事故,并于当时受到交管部门吊销驾照的处罚。因朱保义先生为阜阳市人大代表,根据相关规定,杭州市公安局需提请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许可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议案。接到朱保义先生正式通知后及时发布公告主动提示相关风险。”

  记者发现,7月15日,阜阳人大官网“决议决定”栏发布《阜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许可杭州市公安局对市人大代表朱保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记者注意到,此则决定为阜阳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

的规定,决定:许可杭州市公安局对市五届人大代表朱保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而在122交通安全综合服务平台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页面中,记者查询到案件名称为“朱保义醉酒后驾驶机动车案”的处罚结果为“吊销驾驶证”,记0分,处罚事实为“朱保义于2019年6月7日22时20分,在沿福堤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西溪湿地北门收费岗亭处实施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处罚行政区划为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企业名称正为“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同时注意到,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处罚日期为2019年6月8日,公示日期为2019年6月14日,但是南都电源所发公告日期为7月14日,也即两者之间存在一个月的时间差。南都电源在公告中称:“公司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火速晋升

  公开资料显示,朱保义系1979年2月出生,中国国籍,北京大学EMBA学历。曾任安徽省华鑫铅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2014年4月起担任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2017年10月起担任安徽运营管理中心执行主任,分管子公司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界首市南都华宇电源有限公司、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及锂电回收业务。

  另据南都电源2018年年度报告,朱保义“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拟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朱保义以7.14%的持股比例位列南都电源第三大股东。

  记者查询南都电源历年年报发现,朱保义于2017年财报中才第一次出现在董监高名单中,在该年“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变动”中,显示朱保义职务为“董事、副总经理”,任期起始日期为2018年1月31日至11月10日。

  而南都电源2018年年报显示,朱保义于2018年1月31日经南都电源公司董事会聘任为副总经理后,又在 2月26日,“经董事会提名,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聘任为董事”,并在一年之后的2019年1月16日被南都电源聘任为总经理。

  与年报所显示职务信息相佐证的是,2017年3月22日,南都电源发布公告称,本次交易的对手方为其控股子公司华铂科技自然人股东朱保义,南都电源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华铂科技49%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而此前,南都电源已以3.16亿元购买华铂科技51%的股权,至此,南都电源对华铂科技实现完全控股。

  安徽省阜阳市界首市人大官网资料也提及,2014年朱保义与南都电源融资合作,引进了南都电源上市公司的先进管理模式,毅然辞去董事长,甘当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由此可见,正是对华铂科技的收购,朱保义才能够迅速进入这家A股上市公司核心高管名单,并逐步晋升。

   减持套现

  从南都电源年报信息不难看出,其收购的华铂科技目前正是其“利润奶牛”。数据显示,南都电源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42亿元,同比下降3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下降54.22%,而其全资控股子公司华铂科技2018年净利润为5.48亿元。

  更为引起市场关注的则是,醉驾风暴中的朱保义业绩承诺失败与减持套现2.88亿的事件。

  2019年4月22日,南都电源发布《关于对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业绩承诺完成情况的鉴证报告》称,根据公司与朱保义签订的《关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及《盈利补偿协议》,朱保义承诺安徽华铂公司在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亿元、5.5亿元及7亿元。

  但是朱保义并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告显示,“安徽华铂公司2017年度和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08亿元和4.41亿元,合计8.49亿元,比2017年度和2018年度累计承诺金额9.5亿元低1.01亿元,累计实现承诺业绩金额的89.36%”,“未达到业绩承诺净利润数”。

  在业绩承诺未达标外,朱保义“频繁”减持套现也引发市场关注。5月20日,南都电源发布《关于股东减持计划时间届满的公告》显示,朱保义在2018年12月17日至27日,通过集中竞价与大宗交易两种方式共6次减持2082万股,累计减持套现达2.88亿元。

  而7月15日当天,南都电源股价下跌2.46%,收盘价为11.51元;7月16日,南都电源继续下跌1.48%,收盘价为11.34元。

  

  【聚焦】空置率创10年新高!上海写字楼市场降温

  【公司】香江控股募投项目陷入亏损 大股东关联交易“拖累”业绩

  【聚焦】40家典型房企半年融资超4000亿 房企打响融资攻坚战

  【观察】2018年中国养老服务机构床位缺口应扩大至900万 大健康、大文旅成中国经济产业升级换代新方向

  

  

  A股上市公司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都电源”,.SZ)最近风波不断。

  日前,南都电源在官方平台发布澄清公告称,最近,公司关注到一些其他电池品牌销售人员,打着南都电池的旗号,冒充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大肆兜售非南都品牌电池,严重扰乱了南都铅酸电池销售市场和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合法权益。公司严正声明,南都电源是“南都电池”的唯一授权销售公司,与其他任何个人和企业都没有合作关系。

  而就在此前不久,南都电源发布《关于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因酒驾面临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于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朱保义的正式通知,获悉其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

  据此,《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时间致电南都电源方面,其相关负责人在详细回复事件经过后表示:“目前,朱保义先生在公司正常履职,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

  记者注意到,在总经理涉嫌醉驾引发关注之前,4月份南都电源曾发布公告称,其副董事长王岳能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两起高管“意外事件”发生时间相隔不到半年让南都电源迅速引起市场关注。

   公告迟缓

  南都电源在对本报记者的回复中称:“公司从朱保义先生处获悉,其酒驾行为发生于杭州西溪湿地公园内部,未造成交通事故,并于当时受到交管部门吊销驾照的处罚。因朱保义先生为阜阳市人大代表,根据相关规定,杭州市公安局需提请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许可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议案。接到朱保义先生正式通知后及时发布公告主动提示相关风险。”

  记者发现,7月15日,阜阳人大官网“决议决定”栏发布《阜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许可杭州市公安局对市人大代表朱保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记者注意到,此则决定为阜阳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

的规定,决定:许可杭州市公安局对市五届人大代表朱保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而在122交通安全综合服务平台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页面中,记者查询到案件名称为“朱保义醉酒后驾驶机动车案”的处罚结果为“吊销驾驶证”,记0分,处罚事实为“朱保义于2019年6月7日22时20分,在沿福堤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西溪湿地北门收费岗亭处实施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处罚行政区划为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企业名称正为“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同时注意到,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处罚日期为2019年6月8日,公示日期为2019年6月14日,但是南都电源所发公告日期为7月14日,也即两者之间存在一个月的时间差。南都电源在公告中称:“公司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火速晋升

  公开资料显示,朱保义系1979年2月出生,中国国籍,北京大学EMBA学历。曾任安徽省华鑫铅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2014年4月起担任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2017年10月起担任安徽运营管理中心执行主任,分管子公司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界首市南都华宇电源有限公司、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及锂电回收业务。

  另据南都电源2018年年度报告,朱保义“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拟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朱保义以7.14%的持股比例位列南都电源第三大股东。

  记者查询南都电源历年年报发现,朱保义于2017年财报中才第一次出现在董监高名单中,在该年“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变动”中,显示朱保义职务为“董事、副总经理”,任期起始日期为2018年1月31日至11月10日。

  而南都电源2018年年报显示,朱保义于2018年1月31日经南都电源公司董事会聘任为副总经理后,又在 2月26日,“经董事会提名,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聘任为董事”,并在一年之后的2019年1月16日被南都电源聘任为总经理。

  与年报所显示职务信息相佐证的是,2017年3月22日,南都电源发布公告称,本次交易的对手方为其控股子公司华铂科技自然人股东朱保义,南都电源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华铂科技49%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而此前,南都电源已以3.16亿元购买华铂科技51%的股权,至此,南都电源对华铂科技实现完全控股。

  安徽省阜阳市界首市人大官网资料也提及,2014年朱保义与南都电源融资合作,引进了南都电源上市公司的先进管理模式,毅然辞去董事长,甘当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由此可见,正是对华铂科技的收购,朱保义才能够迅速进入这家A股上市公司核心高管名单,并逐步晋升。

   减持套现

  从南都电源年报信息不难看出,其收购的华铂科技目前正是其“利润奶牛”。数据显示,南都电源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42亿元,同比下降3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下降54.22%,而其全资控股子公司华铂科技2018年净利润为5.48亿元。

  更为引起市场关注的则是,醉驾风暴中的朱保义业绩承诺失败与减持套现2.88亿的事件。

  2019年4月22日,南都电源发布《关于对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业绩承诺完成情况的鉴证报告》称,根据公司与朱保义签订的《关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及《盈利补偿协议》,朱保义承诺安徽华铂公司在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亿元、5.5亿元及7亿元。

  但是朱保义并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告显示,“安徽华铂公司2017年度和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08亿元和4.41亿元,合计8.49亿元,比2017年度和2018年度累计承诺金额9.5亿元低1.01亿元,累计实现承诺业绩金额的89.36%”,“未达到业绩承诺净利润数”。

  在业绩承诺未达标外,朱保义“频繁”减持套现也引发市场关注。5月20日,南都电源发布《关于股东减持计划时间届满的公告》显示,朱保义在2018年12月17日至27日,通过集中竞价与大宗交易两种方式共6次减持2082万股,累计减持套现达2.88亿元。

  而7月15日当天,南都电源股价下跌2.46%,收盘价为11.51元;7月16日,南都电源继续下跌1.48%,收盘价为11.34元。

  

  【聚焦】空置率创10年新高!上海写字楼市场降温

  【公司】香江控股募投项目陷入亏损 大股东关联交易“拖累”业绩

  【聚焦】40家典型房企半年融资超4000亿 房企打响融资攻坚战

  【观察】2018年中国养老服务机构床位缺口应扩大至900万 大健康、大文旅成中国经济产业升级换代新方向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