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青石碑36

  • 日期:08-12
  • 点击:(734)


  当天夜里,陈一毛特地又回家了,他没有完成父亲的任我非常内疚。他对父亲陈才柱说:“嘿,我给了万县一个10元和两个银器。他接受了。他还有话要说。”

陈彩珠说:“青石纪念碑发生了什么事?”

陈一毛说:“他说这不一定是王所做的。”

陈彩的心脏有点迷失。由于万县的订单如此,他为什么接受我的10银?这显然是在要钱吗?

“你想给他寄钱吗?”陈才的主调不愿意。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陈一毛说。

“好吧,我毫不犹豫地看到了事情。今天我们去寻找万县勋章,然后给了他30银。最后,我会用一根银子杀了他,这样他就可以为我们做点什么了。你看怎么样?“陈彩珠似乎在问陈一毛的意见。

“嘿,见到你!”陈一毛鼓掌喝彩。

因此,陈才的主人砸碎了30两枚银币,陈一毛和陈尔玛齐一夜之间出发了。当他们离开时,第二任妻子说:“我也会去!”陈彩珠说:“我们不去市场,你想去吗?你想超过30英里吗?你的小脚可以被吃掉吗?“第二任妻子说,”你背着我吗?“陈彩珠说:”嘿,不要搞砸,等待这件事情做完。我会留在你身边。“陈彩珠这么说。第二任妻子不会说什么。

结果,陈才的三个人在夜里很快。

“嘿,这个百万县太黑了。”陈才主这么认为。

“如果万县晚上没有看到我们,那又怎么样?”陈一毛这么认为。

“陈才的父子叫我潜行的事情是什么?”陈尔尔马这么认为。

这三个人带着这样的鬼去了县城。陈二毛带着一个灯笼走到前面,陈彩中走在中间,陈一毛走在后面,陈彩珠问陈一毛:“你能认出万县的住所吗?”

“我知道,嘿,请放心!”陈一毛回答说,他想,呵呵,你问我好几次,怎么问,但他没有这么说。

“他的家人住在哪里?”陈才问道。

“我认出这个地方,但我无法说出这个地方。”陈一毛说。

96

姜坤元

17d141da207845b4982fe491df7ce8af

50.5

2019.07.2803: 09

字数702

同一天晚上,陈一毛又回家了。他没有完成父亲的任务。他非常内疚。他对父亲陈才柱说:“嘿,我给了万县一块10元银币。他接受了。他还有东西。我在找你说话。”

陈彩珠说:“青石纪念碑发生了什么事?”

陈一毛说:“他说这不一定是王所做的。”

陈彩的心脏有点迷失。由于万县的订单如此,他为什么接受我的10银?这显然是在要钱吗?

“你想给他寄钱吗?”陈才的主调不愿意。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陈一毛说。

“好吧,我毫不犹豫地看到了事情。今天我们去寻找万县勋章,然后给了他30银子。最后,我会用一根银子杀了他,这样他就可以为我们做点什么了。你看怎么样?“陈彩珠似乎在问陈一毛的意见。

“嘿,见到你!”陈一毛鼓掌喝彩。

因此,陈才的主人砸碎了30两枚银币,陈一毛和陈尔玛齐一夜之间出发了。当他们离开时,第二任妻子说:“我也会去!”陈彩珠说:“我们不去市场,你想去吗?你想超过30英里吗?你的小脚可以被吃掉吗?“第二任妻子说,”你背着我吗?“陈彩珠说:”嘿,不要搞砸,等待这件事情做完。我会留在你身边。“陈才主说,第二任妻子不会说什么。

结果,陈才的三个人在夜里很快。

“嘿,这个百万县太黑了。”陈才主这么认为。

“如果万县晚上没有看到我们,那又怎么样?”陈一毛这么认为。

“陈才的父子叫我潜行的事情是什么?”陈尔尔马这么认为。

这三个人带着这样的鬼去了县城。陈二毛带着一个灯笼走到前面,陈彩中走在中间,陈一毛走在后面,陈彩珠问陈一毛:“你能认出万县的住所吗?”

“我知道,嘿,请放心!”陈一毛回答说,他想,呵呵,你问我好几次,怎么问,但他没有这么说。

“他的家人住在哪里?”陈才问道。

“我认出这个地方,但我无法说出这个地方。”陈一毛说。

同一天晚上,陈一毛又回家了。他没有完成父亲的任务。他非常内疚。他对父亲陈才柱说:“嘿,我给了万县一块10元银币。他接受了。他还有东西。我在找你说话。”

陈彩珠说:“蓝石碑的东西。他是怎么说的?

陈一毛说:“他说这不一定是王所做的。”

陈彩的心脏有点迷失。由于万县的订单如此,他为什么接受我的10银?这显然是在要钱吗?

“你想给他寄钱吗?”陈才的主调不愿意。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陈一毛说。

“好吧,我毫不犹豫地看到了事情。今天我们去寻找万县勋章,然后给了他30银。最后,我会用一根银子杀了他,这样他就可以为我们做点什么了。你看怎么样?“陈彩珠似乎在问陈一毛的意见。

“嘿,见到你!”陈一毛鼓掌喝彩。

因此,陈才的主人砸碎了30两枚银币,陈一毛和陈尔玛齐一夜之间出发了。当他们离开时,第二任妻子说:“我也会去!”陈彩珠说:“我们不去市场,你想去吗?你想超过30英里吗?你的小脚可以被吃掉吗?“第二任妻子说,”你背着我吗?“陈彩珠说:”嘿,不要搞砸,等待这件事情做完。我会留在你身边。“陈才主说,第二任妻子不会说什么。

结果,陈才的三个人在夜里很快。

“嘿,这个百万县太黑了。”陈才主这么认为。

“如果万县晚上没有看到我们,那又怎么样?”陈一毛这么认为。

“陈才的父子叫我潜行的事情是什么?”陈尔尔马这么认为。

这三个人带着这样的鬼去了县城。陈二毛带着一个灯笼走到前面,陈彩忠走在中间,陈一毛走在后面,陈彩珠问陈一毛:“你能认出万县的住所吗?”

“我知道,嘿,请放心!”陈一毛回答说,他想,呵呵,你问我几次,怎么问,但他没有这么说。

“他的家人住在哪里?”陈才问道。

“我认出这个地方,但我无法说出这个地方。”陈一毛说。